原來我熟悉的人很陌生

The cookie with my drawing on it

某天中午在Art Centre買咖啡,遇上了在擺檔的音樂人。「一曲奇遇」,大概和音樂和曲奇有關,配上手中的熱咖啡,沒多想就坐下。

駐場的artist邀請我寫下一件煩惱的事 — 「原來我熟悉的人很陌生」。近來一而再、再而三發現認識十幾廿年的朋友很陌生,或許感覺大家還算close,但其實是you know nothing, Jon Snow。

「朋友好值得好好珍惜,好難再用十幾年建立友誼。」

十年後你便會明白「為何舊知己到最後變不到老友」。

性格會轉變,價值觀會轉變,可能在朋友心目中也同樣有疑惑:

「點解依條友變成咁?」

最後,少年問:「你係咪fresh grad?」

不禁想,經歷過人情世故的歷煉,究竟是把人生看得更透徹,還是心存更多雜念?

====

感謝Heyson的一首創作作品,實實在在的感動了我,還有即場用laser畫的曲奇,慢慢咀嚼,吞下肚子,就讓煩惱消化。

Full-time dreamer, part-time armchair psychologist. They/She.